陈仙辉:三十年只做一件事  江西频道

陈仙辉:三十年只做一件事 江西频道

时间:2020-01-08 10:3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 :一个人三十年只做一件事也许并不难,但要把这件事做好,做到有一定影响力,做到让自己的领导和同事,让自己母校的师生乃至更多的人都为之感到骄傲,这就不容易做到。而宜春学院79级物理系学子陈仙辉院士做到了。

当陈仙辉院士12月8日接受采访时,却十分淡然地告诉我们:“任何科学家都不会带着功利去做科研,也不可能预测到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只有静下心来,潜心工作,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出成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就在7日,中国科学院公布的2015年新增选院士名单中,宜春学院79级物理系学子陈仙辉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数理学部)。

从一名普通的教师到从事尖端科研领域的院士、科学家,一个个脚印连接成了陈仙辉传奇的人生经历。在他看来,自己只不过是“固执”地坚持做一件事。三十年磨一剑,执着“超导”世界,陈仙辉用自己的坚持续写了与超导的不解之缘。也告诉我们,一个人怎样才能三十年如一日做好一件事的故事。

“超导”带你飞

12月8日上午,编者电话采访了新晋院士陈仙辉,说话耐心,谈吐谦逊,陈仙辉院士给人的第一感觉很随和。

在采访中,陈仙辉院士带我们走进了一个充满魅力的超导世界。

“看过电影《阿凡达》吗?里面的哈利路亚山悬浮在空中,这假想出来的神奇,如果真的实现了室温超导,就能变成现实”,当问及陈仙辉院士眼里的“超导”世界,他给编者描绘着,“到那时,我们可以出门就坐上磁悬浮的超导车,交通拥堵等世界性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专业的科研领域在陈仙辉院士通俗的描述下,犹如科幻大片一样,勾勒的未来令人向往。

超导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超导机理和全新超导体的探索,已成为物理学界最重要的前沿问题。在探索超导未解之谜中,中科大跻身世界第一方阵,陈仙辉院士和他的团队对于超导领域的研究一直走在前列。

而真正令世界震惊的,源于一个数字的改变。

2008年3月25日,陈仙辉小组经过反复实验验证,在国际上首次在常压下获得临界温度达到43K(–230.15°C)的铁基化合物超导体,突破了“麦克米兰极限”,这标志着人类发现了新一类的高温超导体。

该项成果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上,并入选当年“世界十大科技进展”。43K,这个高于40K数字上的改变,在国际学术界引起强烈反响,激发 了世界范围内新一轮探索和研究铁基高温超导体的热潮。

2014年1月10日,鉴于在“40K以上铁基高温超导体的发现及若干基本物理性质研究”方面的突出贡献,陈仙辉院士与中科院物理所赵忠贤院士等一起被授予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这一殊荣,该奖项已连续空缺三年。2015年6月他又荣获马蒂亚斯奖,以表彰他发现锂/铁氧氢铁硒等多种不同类型的超导体,拓展了超导研究的材料体系。这是中国大陆科学家首次获得该奖项。

“我是幸运的”,在采访中,陈仙辉院士反复强调,“我既赶上了两次超导研究的热潮,也赶上了国家科研大环境的好时候。在国家持续对科教的投入和支持下,我们的实验室条件和设备,已在世界领先了。来访的外国专家都说,中国的设备是一流的。”陈仙辉院士言语中充满自豪。

“任何科学家都不会带着功利去做科研,也不可能预测得到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只有静下心来,潜心工作,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出成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而对于当选中科院院士,陈仙辉显得很淡然,“该干嘛干嘛,不过是新的起点,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

“科研于我而言,是幸福的”

三十年磨一剑,用在陈仙辉院士身上,再恰当不过。

1986年,陈仙辉院士考入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读研,作为联合培养的硕士研究生,他来到中科大学习。从那时起,他便踏上了超导之路,一头扎进去,就是三十年。

这期间,国际超导研究领域经历了一段很长的平淡时期。超导研究鲜有进展,由于铜氧化物高温超导体研究陷入低谷,很多科学家纷纷转为研究别的方向,陈仙辉却依然坚守。

“做科研,积累和坚持非常重要。只要坚持下去,出成果是迟早的事。而坚持是建立在兴趣爱好的基础上,”陈仙辉院士告诉编者,他的兴趣爱好就是超导,有时因为一个发现或是一个想法能大半夜跑到实验室里,“我对新生事物保持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当然,也有沮丧的时候。

有时坚持很长时间去解决一个问题,却发现,这不过是一个假象。每每此时,陈仙辉院士都会有些遗憾,但他从来不退缩,他坚信,在超导研究领域,还有很多未知的惊喜在前面。

“对于科研这条道路,我从来没觉得枯燥和平淡,我反而觉得幸福,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感到幸福”。言语中,陈仙辉院士坚定而又从容。

而他也在用自己的行为影响学生,言传身教。

在学生圈子里,陈仙辉的严格是出了名的。学生们常开玩笑,“能在陈仙辉实验室里生存下来,以后在任何环境都能生存”,对于学生们的“打趣”,陈仙辉笑着说,“严师出高徒嘛,希望学生经过实验室的学习提高自己的综合素质和能力,从而能够面对将来的激烈竞争并胜出”。

的确,在国际超导界,“陈仙辉”这三个字已然成了一个品牌,在位于纽约长岛的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有个不成文的定律,只要是陈仙辉的学生,都能放心接收。

“母校对我三年的培养很重要,我很怀念”

在陈仙辉院士求学的经历上,有一个母校——宜春师专(现宜春学院)。

1979年,刚满16岁的陈仙辉考入宜春师专就读物理系,在物理课上第一次接触超导这个概念,那时的他或许没想到,他这一生将与“超导”结下不解之缘。

“还记得当年给我们上《电工学》的李谟清老师,《电动力学》的张东壁老师,《量子力学》的徐凌昌老师……”回忆当年在宜春师专的学习,阔别33年的陈仙辉院士对当时的任课老师如数家珍,并一一细数他们讲课的特性。

采访中,陈仙辉院士告诉编者,宜春师专对他的培养很重要,对知识的追求、在学术上的方向都是当初老师潜移默化教育的结果。“当初求学经历是今天生活与事业上取得成就的坚实基础,我很怀念那三年的生活”。

谈及曾经的生活点滴,陈仙辉院士侃侃而谈。他回忆,当年整个学习氛围都比较浓厚,大家都是教室、寝室、图书室“三室一线”。但他是班上的活跃分子,比较贪玩,“还记得我们寝室的许方平同学因为家境较好,我经常去他那蹭吃蹭喝;还有同学陈晖,他是运动健将,经常带我们去打球,因此我就是在大学三年长高了近10公分……”忆起昔日往事,陈仙辉院士开怀大笑,曾经的同学,他信手拈来,曾经的场景,他也历历在目。

班上的同学对他也印象深刻。涂赞珠是当年陈仙辉的班长,在他眼里,陈仙辉是“好学、认真的人”,在同寝室的彭国亮看来,陈仙辉是一个开朗、活跃、脑子好使的人,和陈仙辉一同在新余一中实习的刘峰同学则评价陈仙辉“刻苦、严谨”。

李谟清老师对陈仙辉则有着更深层次的定位,“陈仙辉对于未来,他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浅读几本书后就去规划人生,他只是简简单单活在当下,认真地做好当下的事。”

“离开宜春三十多年了,对家乡的怀念,对母校的怀念,从来没有改变过。”陈仙辉院士深情地说道,他表示,今年年底,他将回到阔别30多年的母校,与 “学弟学妹们”分享科研心得。

“既要仰望星空 更要脚踏实地”

其实,在大学毕业后,陈仙辉已经拥有了一个“铁饭碗”。

1982年8月——1986年8月,陈仙辉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江西省棠浦煤矿子弟学校,工作的四年期间因为认真出色,担任了该校的副校长。

那时候的陈仙辉才不到20岁,日子过得无忧无虑。一次,偶然去杭州出差,让他大开眼界,回来后的陈仙辉开始有了新的思考,“我还年轻,不能这样安逸的生活着”,套用现在很时髦的话,就是‘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陈仙辉下定决心继续深造,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一生。

时至今日,回忆起曾经的选择,陈仙辉院士感慨地说,“当时也没想过要创造怎样的未来,只是一步一步就走到了今天”。

当问及现在的年轻人和当年那代人的区别时,陈仙辉院士说,他们那代人非常幸运,没有人逼着学习,全凭自己的兴趣爱好,那时的单位还分配房子,生活没有压力。现在的年轻人就不同了,从学习到生活,都很焦虑,“我碰到过很多学生,上来就问哪个专业好找工作能赚钱多,这样,就会把兴趣爱好都忘掉了”,说到此处,陈仙辉院士表现出些许遗憾,“因为兴趣爱好,是投身研究的基础,否则很难耐得住寂寞和清贫”。

采访接近尾声,陈仙辉院士对青年学者寄予厚望,“静下心来,潜心学习,抛开杂念,才能胜出。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不要抱怨,也不要过多地担心将来,只有做好当下,提升能力,机会来了,才会垂青于你。”最后,陈仙辉语重心长地说道,“既要仰望星空,更要脚踏实地”。这看似是对于年轻人的一句寄语,其实更是对自己三十年如一日在“超导”这个神奇世界科学攀登中的一个小结。因为在他的脚下,新的征程又开始了……(杨健 袁璐)

供稿:宜春学院